natsune

花非花(百合)

可以当某两人同人看,也可以当原创看,反正当同人看也是私设一堆,接受不了百合勿入

1

“我们?我们当然没有不和啊,这么多年……关系都挺好的。”一边说着,身体微微地靠了过来,肩头处一片柔软,熟悉的香气幽幽地绕在鼻端——这么多年,连喜欢的香水味道都不变。

“对吧,思思?”配合着问话,对方的脸也稍稍转了过来,脸上是一如既往优雅得无可挑剔的笑容。

只是可能因为香水味道偏甜,连带笑容好像也带着点甜蜜。

叶思思的身体就有点微不可见的僵,但是对面坐着主持人,周遭架着数不清的摄像机和工作人员,台下,还有喜欢了她们至少10年的观众。这种时候,也只有深深吸一口气,勾起一个笑容。

主持人却有点不满意,还要...

(诚楼)片段(柒)

里番越来越多了,反正是片段(po主已经放弃了治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可是。

若我连你安葬之处都不能知晓,又能去何处话这凄凉。


又是一季秋来到,正是夕阳西下,三层的小洋楼享受着路旁高大的青桐树交错的枝桠间流泻下的最后一缕暖光。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士抱着个朴素的灰色陶瓷罐子,急匆匆地踏过一路的焦黄落叶。

“我回来了。爷爷怎么样了?”女士进了房门,急切地问着眼前的中年男士,罐子仍然紧紧抱在怀中。

男人轻皱着眉摇了摇头,“还是那样,醒着的时候对着小丁喊大姐,喊我作明台……你,带回来了?”

女士点点头...

(诚楼)片段(陆)(里番)

画风突变也没办法,反正是里番(x

惊梦

有一天,忽然想起了前阵子看的《牡丹亭》。

是班上和他关系最好的关鹏拉着阿诚去的,关鹏是个戏迷,因为怕去晚了,索性拉阿诚提前从学校出来。

“你就陪我去一次吧,次次请你都不去,听说这次的角儿在北平很有名的,这是第一次来上海。”关鹏喜欢阿诚的忠厚和才华,一向引为知己,但对阿诚不能跟自己一起欣赏京戏之美,总觉颇为遗憾。

其实明家倒是有听戏的传统,过世的明家老爷就是戏迷,明镜和明楼小时候还常被带着去听堂会,明楼自己都能开口把余叔岩的唱腔学个六成。

明楼要是在的话,说不定也是会去的。

看到阿诚脸色,关鹏扯着他的袖子一阵摇晃,“动心了吧,跟我去吧,夜宵请...

(诚楼)片段(壹)

整理文档时发现了1的另外一个版本,大概当时觉得有点过于……煽情?随便放出来吧,我又开始一写出来就认不出是自己写的毛病了……

再一次走进明公馆富丽堂皇的大厅时,阿诚心里一片茫然,他没有逃出去,没能回到孤儿院,因为昏倒了,被大少爷就这么带了回来,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还会是什么。

他又饿又晕,双腿如灌了铅般跟着明楼进了书房,熟悉的房间让他舒了口气,大少爷不在的时候,是他将这里每一寸地方擦得光可鉴人。可是与大少爷一同待在这个房间里这个事实,又让他很是不自在地动了下脚。

明楼嘱咐他坐好,让佣人小心地解开他身上破旧不堪的衣服,阿诚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就猝不及防地看到自己缝在衣服里的碎饼干撒了一地。...

(诚楼)片段(5)

估计没人记得前文了,反正这是片段……

5

明楼不在,明公馆是家,又不是家。

阿诚知道他明明答应了明楼要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也知道如果明镜知道他的想法会骂他一顿然后暗地里伤心,可他对这样感受的自己无能为力。

他在门前踟蹰了一会儿,走了进去,有佣人跟他打招呼的声音,明镜去接明台还没回来,本来就大的明公馆愈发显得空荡荡的。

从书房到卧房,从餐厅到客厅,甚至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他闭上眼,跟自己玩游戏,从一数到十,假装一睁眼就能看到那个身姿挺拔,总是含笑望着他的青年在跟前。

每天要做的功课其实很多,可是时间又慢了下来,今年才中学毕业,去国外留学的那一天好像遥远得不会到来了。

明镜看着这样的...

(诚楼)片段 4

4

一入秋就连着下了几场雨,空气中的凉意一丝丝漫延开来,连最贪凉的明台都不肯再穿短裤,明镜忙着指挥家里撤了所有的凉席,一转眼看见阿诚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忍不住打趣他,“这是怎么了?阿诚有心事了?”见阿诚摇头,明镜又笑,“你那个大哥啊,自从上了大学以后就神神秘秘的,什么事也不跟我说,你可不许学他!”

阿诚想起之前找明楼借书,在书里夹着的纸条,默默点头。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钢笔写的,苍劲有力的字体,一定是明楼写的。

阿诚古诗背得不牢,想了半天才忆起诗名,心里有些憋闷。

他是见过那位小姐的。因为明楼上了大学不住在家里,仅是周末回来,算着回来的时间,阿诚总是到路口...

(诚楼)片段 3

3

时间是如此奇怪而魅人的存在,对阿诚来说,10岁以前的日子他做的事都很简单,除了打水、做饭、打扫房间外加挨打也没有别的什么了,却每一天都漫长得永无止境。10岁以后的阿诚,要学国学、学外语、学物理化学,还要跑步打球运动……他汲取着一切可以汲取到的知识,不放过每个让自己成长的机会,恨不得把每一天掰开揉碎斩成三天来用,日子却仍然快得像离弦的箭,嗖地划过他的指尖,怎么抓也抓不住。

明楼看着少年窜了又窜的个子,捏捏仍然没有多少肉的脸,有些无奈,“阿诚,我知道你想要快点学成才,但你还在长身体,切不可逼自己太紧。”

阿诚目光闪了闪,反倒迎难直上盯着明楼,“大哥,我想要跳级。”

明楼觉得他启蒙晚,学...

(诚楼)片段 2

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出入明公馆的人都默默达成了一个共识:这里有位无冕之王,没事不要去惹。

没错,在大姐大哥双重庇护之下的明台小少爷,就是这么的有底气。因为有两位立志让他远离一切人间疾苦的人士存在,明台活得像个小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光与热。

阿诚刚来明家不久,看到过明家大姐哄着明台吃饭,“含在口中怕化了”尚不能形容其语气轻柔之万一。

他悄悄后退了一步,却又被明楼牵到了桌边,“多吃一点,你要是像明台一样挑食,大姐可要头疼了。”

阿诚并不觉得自己和明台有着同样挑食的权利,不管明楼如何强调自己也是他的弟弟,明台也始终是这个家的“小少爷”。

所以当小少爷让他帮忙写功课时,他也不觉得自己...

(诚楼)片段

年龄、时间、情节有时按原著设定,有时按电视剧设定,有时私设……总之怎么方便怎么来==

片段

1

“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这句话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明镜闲聊时跟阿诚提起的,明家大姐从来没见过自己弟弟像那样动气,她拍拍阿诚的头,“你啊,可不要辜负你大哥的期望。”

阿诚就忆起当时自己站在二楼窗边看着楼下的情形。看到那个女人跪在那里哀求,心里是全然的恐惧。

她会不会又上来把自己接回去?或者大少爷听了她的话会不会又上来把自己打一顿?

有脚步声从屋外传来,阿诚紧紧攥住窗帘,藏在后面,却...

© na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