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ne

(诚楼)片段 2

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出入明公馆的人都默默达成了一个共识:这里有位无冕之王,没事不要去惹。

没错,在大姐大哥双重庇护之下的明台小少爷,就是这么的有底气。因为有两位立志让他远离一切人间疾苦的人士存在,明台活得像个小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光与热。

阿诚刚来明家不久,看到过明家大姐哄着明台吃饭,“含在口中怕化了”尚不能形容其语气轻柔之万一。

他悄悄后退了一步,却又被明楼牵到了桌边,“多吃一点,你要是像明台一样挑食,大姐可要头疼了。”

阿诚并不觉得自己和明台有着同样挑食的权利,不管明楼如何强调自己也是他的弟弟,明台也始终是这个家的“小少爷”。

所以当小少爷让他帮忙写功课时,他也不觉得自己有拒绝的权利。

因为启蒙太晚,除了要接受明楼每日专门辅导之外,阿诚也颇有些功课是与明台一起的,习字亦是。展开纸笔,阿诚又突地想起一次明楼在一旁看他们写字,因为明台性子跳脱,姿势都摆不好,明楼便站在他身后板正他双肩,又握住他的右手一笔一笔教他。

想着想着,阿诚笔下鬼使神差地也歪了,连忙换了一张纸,重新写起。

功课交上去时,一向温柔的大姐却发了怒。

明台学颜体,阿诚却独爱柳书风骨,但为了应付差事,也下了些功夫学写颜体,没想到暴露得这样快。

“小小年纪,就学得这样偷奸耍滑!手都伸出来!”明镜心痛幼弟对自己的欺瞒,又气阿诚为虎作伥,抽屉深处的戒尺拿出来,四只手心瞬间就红了。

明台早就哇地哭了出来,抽着气道歉,倒惹得明镜一阵心疼,忙着拉过他的手一顿查看。

阿诚咬着唇,一声也不吭,双手虚握,眼前却突然一黑,一块带着外面寒气和淡淡香皂香气的围巾盖在了他的头上。

“大姐,阿诚一看就是被明台缠着写的,也知错了,饶了他吧。”阿诚听到明楼低沉却好听的声音响起,却并不敢拿下围巾。

“……都是你惯出来的,下不为例!还不给他去擦擦药?!”明镜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看见阿诚的样子早就心疼,但一贯是把眼刀给自家大弟弟的。

手心涂上凉凉的药膏时,阿诚低着头,怕看见明楼的目光,却听见明楼问,“还疼不疼?明台也是你弟弟,做错了你就要拿出哥哥的样子来。”

干燥而温暖的手仍然握着他的。

阿诚突然觉得眼眶酸胀,不知哪来的勇气,他突然扭过头,闷声答,“是少爷。”

“?是弟弟。”

“少爷。”

“弟弟!”

“少爷!”

“弟弟!”

“就是少爷!”

“就是弟弟!”

语速越来越快,声调越来越高,吵到后来,明楼竟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阿诚回头看他,或许因为这个笑容太好看了,让他的嘴角也控制不住地上扬了起来。

“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多话,以后要像这样才好。还有,这里就是你的家,大姐要是知道你像刚才那样想,会伤心的。”明楼把自己的围巾给眼前瘦弱的孩子围上去,一年多的时间了,也没长什么肉,心里事情又多,也不怎么说话,他自己大概不知道,别人看他都觉得像个害怕随时被抛弃的兔子。

“你也会吗?”对面孩子发出的声音怯怯懦懦的,又低又急,明楼分辨了好一会才听清。

“我?当然了。”

“……”

“阿诚说什么?”

“我下次不会了。”明楼看到孩子的目光,知道他以后会把明公馆当家了。

他不知道,孩子在心里对他许下了一个天真却也坚定的誓言。

TBC

也没什么大纲,大概就按着基本时间线信马由缰写一些脑内画面……一写文就啰嗦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

评论(20)
热度(61)
© na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