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ne

(诚楼)片段(5)

估计没人记得前文了,反正这是片段……

5

明楼不在,明公馆是家,又不是家。

阿诚知道他明明答应了明楼要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也知道如果明镜知道他的想法会骂他一顿然后暗地里伤心,可他对这样感受的自己无能为力。

他在门前踟蹰了一会儿,走了进去,有佣人跟他打招呼的声音,明镜去接明台还没回来,本来就大的明公馆愈发显得空荡荡的。

从书房到卧房,从餐厅到客厅,甚至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他闭上眼,跟自己玩游戏,从一数到十,假装一睁眼就能看到那个身姿挺拔,总是含笑望着他的青年在跟前。

每天要做的功课其实很多,可是时间又慢了下来,今年才中学毕业,去国外留学的那一天好像遥远得不会到来了。

明镜看着这样的阿诚发愁,也会说话也会笑,可是周身散发着忧郁,尤其旁边有个活得肆意洒脱任性妄为的明台对比着。

叹口气,把想说的话咽下,她敲不开这孩子的心扉,有人能,于是絮絮叨叨地写在了信里。

明楼的信频率很固定,大概两周来一封,基本上是寄给明镜的,但总会问起阿诚和明台的功课,两个人有没有又淘气。

明台一天不淘气就不是他!一页信纸都写不满!阿诚……阿诚乖得不像个15岁的孩子。明镜蹙起了眉,带孩子这么久了,居然第一次希望孩子能淘气点儿。

明楼给阿诚寄来了明信片,他时不时地会给阿诚寄明信片,给明台寄点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明信片大多是法国各地的风景,上面可写的字不多,有时是嘱咐阿诚天冷添衣,多吃饭,有时是到了新的地方觉得风景美丽想让阿诚看看,有时也会合着当时的心境誊一首古诗,末了考校阿诚知不知道。

这一次明楼问阿诚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像明台找自己要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收藏也好,正经的昂贵礼物也好,大哥总能想办法给他找到。

阿诚双手捧着明信片,抿了抿唇。

“大哥的照片。社团里的同窗想看,大哥能给我一张吗?”

半真半假的话,因为算是对明楼撒谎,阿诚总觉得有点心慌,直到收到回信。

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笑看镜头,身后是有着稀稀散散人群的广场,远处依稀是漂亮的拱廊建筑,更远的地方,云破处阳光正好,笼罩在青年身上,那是阿诚记忆深处极温暖的一幅画面。

总有些惶然的心安定了下来。

唇角上扬,再写信时阿诚开始慢慢讲学校里的琐碎,讲他加入的社团,讲新来的青年老师给他们讲位卑未敢忘忧国。

明楼看着那两页薄薄的信纸,笔迹仍然稚嫩却已有了些许风骨,那些信里的小事,琐碎却让明楼觉得安宁,仿佛看到那个总有些倔强的少年缓和了眉眼,依旧依偎在自己身边,分享自己的生活。

正要收信,眉头却又轻皱了一下,明楼重新仔细看看信的内容,大半都在说那个新的老师,关心爱护学生,儒雅又有些热血,看看通篇那些字里行间的夸奖,心里略微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小雏鸟也总有放飞的那天,明楼失笑于自己突然涌上的孩子气的独占欲,将信收在旁边的匣子里,又拿出几张纸,看着上面申请书几个字,沉思了一会儿,终究下定了决心。

tbc

ps:一坑坑了大半年,是自己懒,也是作者大大给留的空间太大,不知道怎么填脑洞,按照设定,两个人都去法国留学了,却各自加入组织而彼此不知道?但在我的写文逻辑里,很难想象阿诚会对明楼做这样的隐瞒,或者说在我的逻辑里阿诚如果在年少时受到左翼思想的感染肯定跟处处影响他的明楼脱不了关系,这种矛盾时至今日仍然阻碍我下笔。明明只想写信马由缰的片段,纠结这个干啥啊摔!

评论(4)
热度(29)
© na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