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ne

(诚楼)片段(壹)

整理文档时发现了1的另外一个版本,大概当时觉得有点过于……煽情?随便放出来吧,我又开始一写出来就认不出是自己写的毛病了……

再一次走进明公馆富丽堂皇的大厅时,阿诚心里一片茫然,他没有逃出去,没能回到孤儿院,因为昏倒了,被大少爷就这么带了回来,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还会是什么。

他又饿又晕,双腿如灌了铅般跟着明楼进了书房,熟悉的房间让他舒了口气,大少爷不在的时候,是他将这里每一寸地方擦得光可鉴人。可是与大少爷一同待在这个房间里这个事实,又让他很是不自在地动了下脚。

明楼嘱咐他坐好,让佣人小心地解开他身上破旧不堪的衣服,阿诚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就猝不及防地看到自己缝在衣服里的碎饼干撒了一地。

那是他干活时,趁桂姨不注意偷偷存下的,明家小少爷吃剩的饼干。

他存了好久好久的饼干。

根本来不及做出别的反应,他就趴在地上捡了起来塞到嘴里。

“阿诚!”明楼瞪大了眼睛,怔愣了一秒,连忙示意佣人去拉住阿诚捡饼干的手,却没想到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孩子疯了一样拼命挣扎,对着佣人拳打脚踢,简直是在拼命了。他快步向前蹲下,拿手去握住那细弱的手臂,不堤防就被狠狠咬了一口。

阿诚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怨气和力气还有……勇气,因为没有成功逃脱的失望、被带回明家的恐惧、看到饼干掉在地上的委屈……还有很多很多他无法分辨的情绪在瞬间爆发了出来,他甚至听到了大少爷被自己咬了后倒吸气的声音。

他低着头,做好了再被毒打一次的准备。有什么大不了?他想,只要不死,他总要想办法再逃出去,又或者他被打死了不是也很好吗?至少不必再疼了。

却是过了很久只听到大少爷低沉却好听的声音,“阿诚?这些饼干不能吃了,我让何婶为你先做点粥吃好吗?”

他一点一点抬起头,看到的是少年好看的眉眼和脸上他看不懂的表情。

因为他几乎没得到过这样的表情,即使有过,也是5岁以前的事情了。

“衣服也不要穿了,我帮你脱下来,先去洗个澡,洗得干干净净的去吃饭好不好?”少年柔软的声音也让阿诚发了呆,他想起曾经远远瞧见过明家姐弟哄着小少爷玩儿的样子,他猜一定也是这样的声音。

所以在明楼亲自牵着他走到浴室,再亲自为他脱掉脏兮兮的衣裳时,他也没有反抗,反倒是明楼看到他的身体后猛地攥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心里又一阵哆嗦。要挨打了吗?他这样想着,偷眼去瞧不发一语的大少爷,发现大少爷的脸色发青,真的是一张生气得不得了的脸。阿诚颤抖了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如果眼前的少年像那个女人一样骂他、打他,他一定会立刻死在这里,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就在刚才还觉得死了也没什么不好。

明楼却只是动作轻柔地扶他进浴缸里,放好热水,又拿来发膏和肥皂,一边帮阿诚打湿头发抹上发膏,一边也教他自己在身上打肥皂。

“疼吗?”听到大少爷问,阿诚摇了摇头,身上有前天刚被打出来的新伤痕,被大少爷碰到,也不觉得疼,胸口和眼睛却又酸又胀。他又想看看大少爷脸上是不是和刚才一样的表情,一抬眼却流进了泡沫,让他慌忙闭紧了眼睛。

闭上眼睛,大少爷好看的眉眼和那个温暖的表情却像扎了根一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想要自己把这个画面记得久一些,再久一些,那时他不知道他后来记了一辈子,即使再痛苦再绝望的时刻,也没有将这个画面从脑中丢掉。

end

评论
热度(22)
© na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