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ne

(诚楼)片段(柒)

里番越来越多了,反正是片段(po主已经放弃了治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可是。

若我连你安葬之处都不能知晓,又能去何处话这凄凉。

 

又是一季秋来到,正是夕阳西下,三层的小洋楼享受着路旁高大的青桐树交错的枝桠间流泻下的最后一缕暖光。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士抱着个朴素的灰色陶瓷罐子,急匆匆地踏过一路的焦黄落叶。

“我回来了。爷爷怎么样了?”女士进了房门,急切地问着眼前的中年男士,罐子仍然紧紧抱在怀中。

男人轻皱着眉摇了摇头,“还是那样,醒着的时候对着小丁喊大姐,喊我作明台……你,带回来了?”

女士点点头,下了下决心,“我去看看爷爷。”看到面前的人欲要劝阻的神色,又深吸了口气,“哥哥,这是爷爷后半辈子的唯一心愿,咱们能帮着了了就了了吧!”

“明书,我只是怕爷爷一下受到刺激,对他的病……也罢,我们去吧。”

推门进房时,老人正坐在轮椅上沉思着不知什么事,听到房门声响,抬起头,面容清矍,只是眼神有些浑浊,他有些防备地看着进来的孙子孙女,仿佛一时之间想不起他们是谁。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女子的眼中浮起泪水,被旁边的大哥轻轻碰了碰又强忍下来,快步到轮椅前蹲下,低声告诉老人,“爷爷,我是明书,我从台湾回来了。”

不知道是孙女的名字提醒了老人,还是台湾两个字像是打开仓库的钥匙,老人浑浊的眼中有了一点光亮。

“我……”看到老人的神情,明书咬了咬牙,“我把……明次长带回来了。”

双手奉上的,是那个灰色的罐子。

一时间,唯有满室的静默。老人歪着头,似乎在费力地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慢慢地,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

“大哥?”

颤抖地伸出手去,抱住整个罐子,轻轻地抚摸了又抚摸,又低低喊了一声,“大哥。”

生病之后记忆完全混乱的爷爷终于有了一丝清醒。立于一旁的兄妹又是想哭,又怕打扰到老人。

“明宇,明书,你们来。”老人将陶瓷罐置于怀中,将已过而立的孙子孙女仿佛他们小时候一样招呼到跟前,“爷爷要给你们讲个故事。”

兄妹互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这个人对老人有多重要,以至几十年来从未有一天不曾提起,也正因为知道重要,才耗费了几年时光,历经了无数波折才去台湾取回了骨灰。

但他们从不曾听到整个故事,爷爷好像打定主意要将那个人的回忆独自珍藏。而今,听着老人突然倾囊而出的回忆,就像是最后的嘱托与传承。

不忍听,却更不忍打断。

于是他们听到爷爷十岁之前的苦难,十岁时遇到的人生最大幸运,听到了巴黎的勤工俭学,听到了苏联冰冷的河水和训练,听到了布满鲜血和荆棘的76号,听到了两个人肩并着肩,人前谈笑间被骂汉奸,人后互舐伤口。

比起一个完整的故事,他们听到的更像是一个个片段,一个个画面。

那是不容于世的光明,龙潭虎穴中的忠魂。

隐秘而伟大。

明诚的面容也随着讲述渐渐舒缓,声音温柔,直到故事讲到他们接受了中央任务撤离至台湾戛然而止。

兄妹两人带着一丝探询静静等待着。

明诚却突然颤抖了起来,他几乎痉挛般地抱紧了骨灰罐。

耳边是那个温润醇厚的声音,真切得仿佛那个人就站在眼前。

“中央派来的交通员告诉我,老郑已经被捕,这份布防一定要送回去,你立刻经舟山回大陆,回去暂时先不要回来,等我跟你联系。”

“大哥,我留在这里,你回去。”

“胡闹!这是让来让去的事吗?我留在这还有用,委员长也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让你走你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

“大哥!”

“你还是不是一个军人!……听话,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下级,这是命令。”

这是命令。明诚知道。

他也知道明楼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总有办法能说得再无转圜余地。

“我送回去就立刻回来!”明诚攥紧了拳头,指骨几乎要被自己捏碎。

“你!……”因为知道这是阿诚的底线,明楼轻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再说,他拍了拍阿诚的肩膀,又露出了笑容,“别太担心,必有再见之日。”

那个笑容,却因为台北马场町响起的枪声,终成永诀。

“爷爷!”因为明诚的颤抖太过激烈,一旁的兄妹焦急地抢上前去一叠声地叫着,也拿起电话拨通了医院。

良久,明诚渐渐平静了下来,双目紧闭,眼中却再没有泪水。

也好,等了这么多年,等到把你接回了家,我也,可以去找你了。

兄妹两人看着老人的脸上是难得的平静,呼吸轻缓至停止,终于失声痛哭了出来。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ps:1 看了军情时间到的特别节目,不能我一个人吞刀片……

       2 台湾的情节部分取自吴石和朱枫,他们的名字现在镌刻在北京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3 最后于右任先生的《望大陆》放这也不是特别合适,但葬我于故乡太戳我了,如果大哥真的去了台湾……算了不想了太虐 

再ps:重读了一遍发现最核心的部分也就是大哥被枪决居然没写清楚,所以多补了一句话,是的就是1950大清洗…

评论(1)
热度(18)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natsune 转载了此文字
© natsune | Powered by LOFTER